法学院.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 >> 汤洁茵副教授讲解社会变迁中的财税法演进与发展

汤洁茵副教授讲解社会变迁中的财税法演进与发展
发表日期:2017-06-26 作者:董光辉 编辑: 出处:中青新闻网

信息中心讯(董光辉)67日晚,“回顾与展望——中青法学系列学术报告(四)”之《社会变迁中的财税法演进与发展——税法的谦抑与公平》在第三会议室进行。

 

本期主讲人为我校法学院副教授汤洁茵。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财税法、证券法,并在《法学研究》等期刊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出版独著2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且曾赴德国马普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报告由法学院经济法教研室主任、教授刘映春主持。杨利敏副教授、谭袁博士参加本次讲座。

首先,在社会变迁与税法漏洞的产生方面,汤洁茵通过涌现的社会生活方式与交易形式来论述。我国主要针对所得、资产(所得的保有)、所得和资产的利用课税,如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房产税、增值税和消费税。在现实生活中,随着社会的发展,出现了新的生活方式或者交易方式,如比特币,是否对它进行征税、怎么征税,成为国家和税务机关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样还有商品的期货交易、信托、股票的“剥息交易”、美国的同性婚姻是否使用适用免征遗产税的待遇等等。

 

其次,税法滞后于社会生活的原因,不仅仅是立法者的怠惰。税收法定主义下的税收制度,要求“法无明文不为税”“税法的规定应当明确而具体”“税务机关应当严格依照税法的规定征税”。汤老师通过《个人所得税法》和《企业所得税法》的修订来说明立法者之一的全国人大的作为,但是基于税法规则的技术性和专业性、税法概念形塑的困境以及立法机关的税收立法技术的欠缺,全国人大的作为也只是有限作为。具体来说,税法规则的技术性和专业性体现在立法者要确定不同交易形式的税收负担能力,要平衡国库收入与纳税人私人财产负担,要考量征税的成本与效率,还要避免对经济活动安排的扭曲。税收是对市场公开交易的调整,而司法活动也会对市场公开交易进行调整,两者的调整对象重合,这使得税法一般会借用司法上的概念,但税法与司法有不同的价值取向,因此会造成矛盾,此外,税法上的核心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也难以确定。同时,税收立法机关即全国人大的会议工作方式、人大代表审议的非专业性导致了立法技术的欠缺。

 

再次,在弥补税法漏洞方面,税务机关的行政裁量是主要的填补之法。税法的专业性和技术性使得司法机关放弃司法审查,而且税务诉讼案件十分有限(全国每年平均只有400件),这使得司法机关在税法漏洞的填补上作用十分有限。行政机关却恰恰相反,原因有二:行政机关的主导地位;专业执法机关在税收工作的第一线,最了解法律适用的疏漏。税务机关对税务问题进行行政裁量的时候,主要采用扩张解释、事实拟制、类推适用的方法。

 

税务机关通过行政裁量填补税法漏洞的行为的实质是行政造法。税务机关基于税法漏洞填补的行政裁量的正当性体现在以下方面:传统经济形式与创新经济交易的税负公平、避免创新经济的过度参与、个别化正义,但是税务机关的行政裁量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税务机关基于税收负担能力以外的其他因素做出征税决定、缺乏一定裁量规则造成行政裁量的滥用、个案缺乏普适性、事实调查成本过于高昂导致个别化正义难以真正实现,因此造成税收公正难以实现、不确定的税收负担引发税收风险。税务机关的行政裁量,在无规则情况下,裁量决定产生税收后果;在有模糊规则的情况下,其对法律概念的重新解释是修法。

 

为了规制税务机关的行政裁量,必须建立规范标准的裁量机制。新型经济活动课税规则的产生路径是:个案裁量—先例形成—行政规则—课税原则—规范制定(标准和规则)。而在个案裁量的环节,税务机关必须要谦抑,原因在于要给社会创新足够的空间,即对具有合理商业目的的创新交易形式的尊重、对法无明文规定的交易的征税权要保持谦抑、反避税调整权限的自我约束。在规范形成即标准向规则演进的过程中,必须采用标准形式,而规范的基本形式就是XYX这个小前提,需要对事实进行相对广泛的调查,权衡数个非量化因素,或以其他方式作出一种判断的、定性的评价,才能最终予以确定)。而标准形式规范,如股票与债券的税法界分标准:在股票和债券之间还有永久债、混合投资、次级债、可转债;《美国国内收入法典》第385条列举了在特定的环境下认定是否存在债权债务关系或是公司股权投资关系需考量的因素。

 

最后,汤洁茵说,在选择规范形式的标准与规则时,要考虑行为的形式化差异与可抽象化程度、规范的实施成本以及规范的复杂化程度;在选择新型经济事项的课税规范时,要依交易事项的普遍接受程度、发生频率而定。创造新型交易形式,将其扩散到普遍接受的程度的过程,也是课税规范的制定过程。

 

随后,汤洁茵解答了与会老师与学生的提问。最后,刘映春教授总结道,税法的滞后正是税法人的机会,并鼓励学生们努力学习。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