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院.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 >> 孙远教授讲解审判中心主义的形式与实质

孙远教授讲解审判中心主义的形式与实质
发表日期:2017-06-07 作者:巴欢欢 编辑: 出处:中青新闻网

信息中心讯(巴欢欢)531日晚,我校“回顾与展望——中青法学系列学术报告(三)”在学术报告厅举办。第三讲的主讲人为我校法学院教授孙远,讲座主题为“审判中心主义的形式与实质”。

 

法学院执行院长吴用教授致辞。门金玲副教授主持讲座,杨利敏副教授、方军博士参加了讲座。

 

孙远首先对传统审判中心主义的产生进行了分析。审判中心的基本精神在19世纪的欧洲大陆国家就已确定,当时面对的刑事案件,主要是杀人、盗窃等传统型的暴力及财产犯罪,证据相对简单,审判中心足以应对。但之后随着社会发展,出现了各种新型、复杂的犯罪类型,如经济犯罪、有组织犯罪、跨国犯罪等,证据复杂,数量种类繁多,传统意义上的审判中心主义逐渐捉襟见肘。面对这种新局面,各国已经研究出了新的应对方法。在这一大背景下,我国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将遭遇更复杂的局面,一方面,我国的审判中心从未建立,一直是以侦查为中心,另一方面,我国现实情况与国外相同,传统审判中心主义格局已经无法满足现实需要。

 

应对方案大体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对刑事案件繁简分流,将普通的、简单的、被告人认罪的案件采用比普通程序更简单的程序审理。第二种是重塑侦查模式,将大量原本应于审判阶段完成的调查工作提前至侦查阶段实施,目前这种方案在国内关注度不高。前者以美国辩诉交易最为典型,而后者则主要发生在以德国为代表的欧陆各传统职权主义诉讼国家和地区。第一种繁简分流方案目前在中国制度得到充分体现,从简易程序到速裁程序再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我国在繁简分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孙远认为,过分依赖繁简分流方案的倾向存在较大风险,主要原因有三点。第一,就中国司法实践而言,缺乏足够的大幅简化程序的法治基础。简化审判程序的实质是简化被告人的权利,程序简化之正当性的一个重要基础,是必须得到被告人的同意,同意需建立在知情且理性的基础上,而中国刑事诉讼中被告没有知情的权利,在被起诉至法庭前对证据一无所知,因此无法做出有效同意。而美国审判程序的简化是建立在审前对被告人权利的严密保护的基础上的。第二,中国缺乏将程序进一步简化的制度空间,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订实际上已经将简易程序可能适用的范围扩大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程度,即基层法院审理的案件只要符合本法规定之条件,均可适用简易程序。与国外相比,我国刑法只是将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行为定为犯罪,但在国外,轻微的违警行为即为犯罪,虽然简易程序的适用比例很高,但多数是这类犯罪,而我国这类犯罪根本进不了法院。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恐怕不是过于狭窄的问题,而是已经被扩大到了一个明显不适当的程度,被告人权利被透支得已经很严重了。第三,我国不具备程序简化的现实必要性。我国目前很多案件没有必要采用简易程序以及通过克扣被告权利的方法去提高效率,中国现行法中还存在很多公正与效率“两败俱伤”的做法,因此远未到让被告为司法改革买单的地步。从提高诉讼效率和法律正当性的角度,繁简分流应是最后的方案。

 

相较于繁简分流方案,孙远认为,重塑侦查模式更值得追求。审判中心主义的实质是审判必须对侦查机关所获证据与结论实现实质有效的审查,最核心的要求就是直接审理原则,它关系到现代刑事诉讼几项基石性原则能不能贯彻的问题,包括控诉原则、自由心证、辩护原则。直接审理原则是保障审判中心的重要工具,但直接审理在新形势下面临审不过来、诉讼旷日持久、证人记忆模糊等问题,因此提出重塑侦查模式,以将直接审理原则的基本精神尽可能的在侦查阶段予以贯彻。所谓直接审理原则之基本精神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确保法官对原始证据材料获得直接印象,第二,确保被告经由直接审理之程序空间,行使对不利证据的质证权。贯彻直接审理的基本精神的第一种模式是以德国为代表的“侦查法官”的出现,法官提前介入,在侦查阶段负责裁判。主要职责包括对一切强制性措施进行司法审查和对证据展开听审,以减轻审判阶段负荷。以侦查法官通过听审方式获取的笔录作为法庭证据,因此不同于控方单独制作的笔录,它由中立的法官参与制作,在很大程度上坚守直接审理的若干价值。德国侦查法官制度将审判中心的形式与实质分离,保留了实质,换了一种形式。第二种模式被称作公正审判的整体观察法,是欧洲人权法院通过一系列判例形成的质证权审查标准,关注于保障被告质证权,要求在包括侦查和审判阶段在内的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至少为辩方提供一次充分的质证机会。

 

繁简分流与重塑侦查模式相比,前者对权利保障没有投入,而后者有,后者是对权力主体间权力的重新调整,此种改革必然面临较大的现实阻力,但相较之下,后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

 

之后,孙远作了小结。重塑侦查模式实际打破了传统上的侦查阶段由侦查机关一家主导的局面,将高度封闭式的侦查变为“参与式侦查”。但我国目前没有“参与式侦查”的迹象,反而有进一步封闭的迹象。他说,“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改革要想真正推行下去,除了强调审判的核心地位,还要解决侦查的过度封闭状况。以上,是孙远教授讲座的全部内容,表达了其对制度发展的担心和一些良性思考。 (摄影/项长龙)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