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院.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 >> 法学院教师科研成果丰硕

法学院教师科研成果丰硕
发表日期:2016-12-02 作者:科研处 法学院 编辑: 出处:中青新闻网

新闻中心讯 2016年,法学院教师在《法学研究》上先后发表论文三篇,科研成果丰硕。

其中,何庆仁副教授在《法学研究》第三期上发表了《归责视野下共同犯罪的区分制与单一制》一文;汤洁茵副教授在第五期上发表了《税法续造与税收法定主义的实现机制》一文;孙远副教授在第六期上发表了《全案移送背景下控方卷宗笔录在审判阶段的使用》一文。其中,汤老师论文得到了学校青年拔尖人才项目的支持。

 

《法学研究》是学术界公认的法学类权威刊物,始终坚持学术性、理论性的办刊宗旨,坚持精品意识,实行“双百方针”,重视基本理论的研究,致力于反映我国法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和最高学术水平。许多刊发在《法学研究》的文章,曾在法学界和社会上引起重大反响。

我校法学院三位教师的学术论文连续在《法学研究》这一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标志着我校法学院科研实力取得了新的突破,是我校法学院教师长期潜心从事科学研究的较为集中的体现,展示了我校法学院在科研方面的强劲实力,更得益于学校以及法学院近年来积极鼓励老师从事科研的政策保障和激励措施。(科研处、法学院供稿)

 

附中文摘要:

 

何庆仁:《归责视野下共同犯罪的区分制与单一制》(第三期)

中文摘要:

我国刑法总则"共同犯罪"一节采取的是区分制还是单一制,近年来学界的争论颇多。但是,这些争论大多围绕条文规定本身展开,而未深入到对共同犯罪归责基础的分析。实际上,在区分制与单一制日渐趋同的今天,仅从是否区分了正犯与共犯,或者是否区分了定罪与量刑等方面,已经很难准确界定区分制与单一制。只有引入归责的视角,才能看到单一制的单独归责模式给不法概念的内涵带来的深层次问题。我国刑法规定主犯与从犯的立法采纳的是共同归责模式,并且区分了共同归责的核心人物与边缘人物。就此而言,我国刑法总则"共同犯罪"一节采取的是归责意义上的区分制。

 

汤洁茵:《税法续造与税收法定主义的实现机制》(第五期)

中文摘要:

契约自由化为市场主体进行经济活动的安排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相对安定的税法不可避免地滞后于社会发展。由于缺乏明确的税法规则的指引,为确保课税公平,新型交易的税收待遇不得不由税务机关在个案中予以裁量。但主要甚至完全仰赖于裁量解决新型交易的课税问题,并不符合税收法定主义的要求。在新型交易尚未被市场广泛、普遍地接受的情况下,立法者可以选择以标准的形式对这一征税事项作出规定。在标准规范之下,税务机关对新型交易的征税作出裁量决定,所形成的先例可以为这一征税事项严格规则的制定提供必要的经验积累。但在社会高度流变的背景下,受限于立法技术、税务人员的专业水平等因素,新型交易的征税事项的规范形式实现从标准到严格规则的演进将是漫长的过程。

 

孙远:《全案移送背景下控方卷宗笔录在审判阶段的使用》(第六期)

中文摘要:

2012年刑事诉讼法重新确立了全案移送制度,这表明我国刑事诉讼程序改革的目标向着更为务实的方向调整。但是,2012年刑事诉讼法并未明示控方全案移送的卷宗笔录在审判阶段应如何使用。正确的做法是:庭前审查与庭前准备这两个程序环节,应主要依托控方卷宗材料来展开,强化庭前审查的实质性与庭前准备的充分性;而法庭审判一旦正式开启,则应严格贯彻直接审理原则,控方卷宗笔录仅能在有限范围内发挥作用。当前需要极力避免的一种错误做法是:在开庭之前禁止法官阅卷,在庭审过程中则对包括2012年刑事诉讼法第187条第1款在内的诸多彰显直接审理原则之要求的规定作限缩解释,从而将卷宗笔录作为法庭调查的主要对象。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