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院.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 >> 著名国际法学家Anne Peters做客德恒国际法名家讲堂

著名国际法学家Anne Peters做客德恒国际法名家讲堂
发表日期:2016-11-14 作者:潘雨洪 何玉霞 编辑: 出处:中青新闻网

信息中心讯(潘雨洪 何玉霞)1026日,德恒国际法名家讲堂第一讲在第三会议室开讲。本期主讲人是著名国际法学家、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比较公法与国际法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Comparative Public Law and International Law)所长、德国外交部国际法理事会理事、巴塞尔大学和海德堡大学的荣誉教授Anne Peters

 

党委常委、副校长林维教授,法学院执行院长吴用教授,法学院基础法教研室柳建龙副教授以及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及我校等高校数十名学生参加了讲座。法学院国际法教研室陈晓华博士担任讲座主持。2014级国际法研究生张茂莉、高丽华做中文翻译。

讲座中,Anne Peters教授主要探讨了各国对“伊斯兰国”这一恐怖组织行使自卫权的国际法依据以及国际法上的自卫权规则是否正在发生变化这一重要问题。

讲座第一部分,他介绍了各国关于本国对“伊斯兰国”行使自卫权的主张。对“伊斯兰国”行使自卫权包括两种情况:一是针对在叙利亚领土上的“伊斯兰国”实施单独自卫;二是根据伊拉克的请求而对“伊斯兰国”实施集体自卫。Peters教授认为,各国的主张中不乏有别于传统自卫权规则的国家实践。第一,例如美国在其递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信件中声称的,其自卫的依据在于威胁的存在,而传统的自卫权应当以武力攻击的存在为前提。于是我们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该主张是否降低了援引自卫权的条件。第二,在集体自卫权的问题上,各国的处理态度不尽相同且存在一定问题。诸如美国、英国等国家基于伊拉克的要求而行使集体自卫权,但是伊拉克的同意如何能够使自卫的对象扩大到叙利亚领土上的“伊斯兰国”?另外,德国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行使集体自卫权是基于法国遭受的恐怖主义袭击,而非帮助叙利亚进行集体自卫。第三,在传统的国际法上,自卫的对象是作为国际法主体的国家,那么“伊斯兰国”作为一个非国家行为者(non-State actor)能否成为国家行使自卫权的对象?对此,我们是否可以得出国际法上的自卫权规则正在发生改变这样的结论?

 

在第二部分,Peters教授以条约法和习惯法这两种国际法渊源为基础,对国际法上现有的自卫规则进行了分析,试图从中找到各国对“伊斯兰国”行使自卫权的正当性依据。首先,她分析了《联合国宪章》第51条。该条款规定,联合国会员国遭受武力攻击时,在一定条件下得以行使单独或集体自卫之自然权利。然而这个条款具有相当的开放性,因为它并没有明确武力攻击的来源,即没有解决当武力攻击来源于非国家行为者时能否自卫的问题。接着,Peters教授通过分析一系列国际法院的案例,讨论了习惯法上的自卫权。国际法院在若干案件的判决中对于能否对非国家行为者行使自卫权的问题没有采取肯定的态度。此外,她还分析了各国能否因为叙利亚政府的不作为,即未能防止或镇压“伊斯兰国”的威胁,而对叙利亚政府实施自卫。Peters教授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任何方式的“不作为”都难以达到“武力攻击”的危险性和危害程度。

第三部分主要介绍“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国际法学界关于能否对非国家行为者行使自卫权这一问题的主流观点,即在一定条件下,国家可以对非国家行为者行使自卫权。首先,Peters教授简要介绍了反对这种观点的三点理由:一是这种权利可能会给非国家行为者所在国的领土主权造成侵犯;二是它还可能使武装冲突升级;三是目前国际法难以对这种自卫权的滥用进行规制。接着,Peters教授着重分析了赞成这种权利的理由。国际法院的西玛(Simma)法官和科艾曼斯(Kooijmans)法官在2005年的刚果境内的武装活动案中认为,当武力攻击发生时,仅仅因为武力攻击来源于非国家行为者而否定受害国的自卫权是不合理的。这个观点得到了后续一系列文件的认可,包括2012年丹尼尔·伯利恒(Daniel Bethlehem)发表的《对来自非国家行为者的迫近或已发生的武力攻击行使自卫权的范围的相关原则》、2010年的《关于“反恐和国际法”的莱顿政策建议》、以及2006年英国查达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发布的《各国在自卫中使用武力的国际法原则》。这些文件均认为,对非国家行为者行使自卫权的前提是其武力攻击必须是大规模的。在解决了武力攻击的来源问题后,Peters教授接着分析了对非国家行为者所在国进行自卫的问题。她首先分析了1986年国际法院在对尼加拉瓜进行的军事与准军事活动案中提及的有效控制标准,认为在对“伊斯兰国”进行自卫的问题上该规则并不适用,因为难以论证叙利亚政府对“伊斯兰国”实施了有效控制,继而对叙利亚实施军事行动。然后,她阐述了国际法委员会的《国家责任条款》第8条和第9条因“指挥或控制”或因“正式当局不存在或缺席”而将非国家行为者的行为归于国家的规则。最后,她介绍了基于国家对非国家行为者的“实质参与”、“庇护”或“协助和教唆”而将其行为归于国家的新概念。此外,Peters教授批判了美国提出的基于叙利亚政府明显的不愿意或不能够(unwilling or unable)镇压“伊斯兰国”而有权对叙利亚进行军事行动的观点。Peters教授认为这种对军事行动的正当化理由很容易被滥用,其规则本身就很模糊。

在第四部分中,Peters教授对国际法上自卫权规则可能的变迁进行了分析。她依旧从条约法和习惯法两个渊源的角度进行了论证。一方面讨论了基于各国的“嗣后实践”而对《联合国宪章》第51条进行扩张解释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讨论了是否在习惯法上形成了新的自卫权规则的问题。在分析新习惯法的产生时,Peters教授提及了禁止使用武力或威胁这一强行法规则的特殊性。其后,Peters教授分析了联合国安理会于巴黎恐怖主义袭击后通过的第2249号决议的法律效力及其对现行国际法规则的影响。最后,她论述了基于邀请或同意而对叙利亚进行军事行动的理由,认为就现有规则而言,俄罗斯基于叙利亚政府的邀请而实施军事行动是具有正当性的。

在第五部分中,Peters教授对国际法学者及政府法律顾问提出了建议。现如今,仅有不足十个国家明确援引对非国家行为者的自卫权而对“伊斯兰国”采取了军事行动。未参与军事行动的国家中只有少数国家提出了抗议和反对,而所有其他国家都采取了沉默的态度。由于各国的态度对于国际法规则的变迁具有重大意义,Peters教授指出,作为国际法学者或政府法律顾问,应当建议或敦促政府明确态度。

最后,Anne Peters教授与师生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交流。(摄影/丁一)

 

位读者读过此文